西岭千秋

咸鱼写手,还在努力
是的名字又改回来了/瘫

这里墨凝 盗全双粉主混全职 想成为dalao的小透明
Q2841547812有没有小可爱要扩列啊

【喻黄】今天的黄少天也对鱼缸里的那条鱼异常执着呢/2

cp喻黄 ooc有 私设有 小学生文笔 原创人物有但她只负责记录喻和黄的日常!
感觉动物化的梗好像很多人写啊…如有雷同纯属巧合

5
第三天。

我不知道鱼缸里的喻文州对于面前这只猫——可能会吃掉它的天敌怎么想,也不知道它是故作镇定还是真的不慌。

黄少天经过昨天一天的试探,似乎已经觉得它吃到喻文州已经是小菜一碟。

今天的它,做出了将爪子伸进鱼缸的举动!

欺负人家喻文州游得慢是不是!

嗯,诸位莫慌。我既然如此淡定地坐在这里说这些事情,那就说明喻文州一点事也没有。

好,接着说。黄少天观察了喻文州约十几分钟,试着把爪子悬在鱼缸上方。

喻文州看都不看他一眼,甩甩尾巴去扯一根水草。

我有点紧张了。黄少天虽然看着胖,但其实动作敏捷的很。我家房子比较老了,楼层又低,有回进了只老鼠,那叫一个嚣张,就仗着我怕老鼠不敢打它,几次都从我眼前窜过去。捕鼠夹和老鼠药什么的也没有用。这样大概过了半个月,是黄少天把它抓到了。还特意叼到我面前来邀功。

结果就在我想这些事情的时候,黄少天闪电般将爪子伸进了鱼缸,直冲喻文州而去。

我从地毯上惊起,我觉得我马上就要看到被猫爪贯穿的喻文州了。同时我又想,这种观赏鱼还不知道能不能吃,万一死了鱼又毒死了猫怎么办。

然而,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喻文州不知以一个什么走位躲过了猫爪,嘴巴里甚至还咬着刚刚那根水草。

哟呵,我心说,这喻文州平时看着慢悠悠的,生死关头速度还是可以提一提的啊。

我用望远镜向阳台看过去,看见喻文州放下水草,挑衅似的向黄少天吐了几个泡泡。

……不是,它几个意思?

一般的鱼逃脱猫爪之后会反过来挑衅猫吗??

鱼鱼啊你为什么要想不开啊?

黄少天看着好欺负其实一点也不好惹啊??

我在心里为喻文州点蜡。

然后我发现我错了。

我看到黄少天放下了爪子,在鱼缸前爬下来,盯着喻文州看。

喻文州游到黄少天面前,一鱼一猫四目相对。

这……是在用目光交流吗?

我一头雾水,只恨自己不是一条鱼,不是鱼的话猫也行啊。

6
诸位,我觉得喻文州真他娘的成精了。

就在昨天,它还是条鱼,生活在水里,用鳃呼吸,大致可以分为头,身体,尾三部分的鱼。

可是为什么今天他就……变成了人身鱼尾的……美人鱼??

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,我也像黄少天一样趴到鱼缸面前去。里面的鱼……美人鱼,迷你的那种,甩了甩在水里漂浮着的头发,朝我笑了一笑。

眼睛是蓝色的,深邃的蓝,闪动着和鱼鳞一样的淡淡蓝光。

他在水中动了动唇,我能认出他说的是“你好”。

……我突然想吸一条成精的鱼了怎么办,在线等挺急的。

我认真回忆了一下小时候看到的童话故事,以及初中生物老师讲的关于鱼的东西,觉得喻文州现在上半身是人,在水里用鳃呼吸,离了水拿鼻子呼吸应该是没问题的。

那我就可以把他捞出来,看看他是不是从哪本童话书里穿越过来,还是大海深处一条修炼千年的鱼,不幸被人捞到岸上,被我买回家,要以身相许云云。

(我是不是暴露了我的龌龊思想)

我把手指伸进鱼缸。喻文州乖乖趴在我的手指上。我把他从水里捞出来,鱼尾巴悬在空中,滴着水。

“好了,你是谁?”我问他道。

“喻文州。”他甩甩尾巴又笑,“不是你起的名字吗?”

……

妈妈,这条鱼他撩我。

“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我继续问。

我等着他说“其实我是大海深处修炼千年的一条人鱼,因为爱上陆地上的人类所以才…”

……怎么觉得这个画风很诡异呢。

“我来找一个人。”喻文州的画风果然清新脱俗,和那些我从小读到幼儿园毕业的故事不一样。

……不是,等等。

“我来找一个人”和“我爱上了陆地上的一个人类”两句话,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啊!

不都是因为一个姑娘放弃了什么东西然后就上岸了吗!

(尽管之后的事情证明他并不是为姑娘来的)

“找谁?”我问。

“不告诉你。”他冲我眨眨眼睛。

还和我玩起神秘来了。

不告诉就不告诉吧。我摸摸旁边好奇地盯着喻文州看的黄少天,把喻文州放回鱼缸里。

丝毫没有觉得让这种珍稀动物(?)住鱼缸有什么不妥。

tbc.

我想吸人鱼喻……
再一次痛恨自己不会画画:)

评论(2)

热度(55)